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来源:齐鲁党报网       2017-08-23 11:08:17       编辑:甄甜
字号:TT
  颐和园上空的北京雨燕。徐永春摄/光明图片  【呵护首都的生态符号】  从老北京口中的“楼燕儿”,到奥运会吉祥物之一的福娃“妮妮”,作为世界上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鸟类,北京雨燕,已经成为这座古老城市一道特别的自然与人文兼具的景观,一个特殊的生态符号。  城市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发展的过程中保护乃至提高生物多样性水平,是生态文明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雨燕的命运,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  伴城而栖的燕子  北京一共有多少只雨燕?2001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地区的雨燕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颐和园上空的北京雨燕。徐永春摄/光明图片

  【呵护首都的生态符号】

  从老北京口中的“楼燕儿”,到奥运会吉祥物之一的福娃“妮妮”,作为世界上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鸟类,北京雨燕,已经成为这座古老城市一道特别的自然与人文兼具的景观,一个特殊的生态符号。

  城市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发展的过程中保护乃至提高生物多样性水平,是生态文明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雨燕的命运,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

  伴城而栖的燕子

  北京一共有多少只雨燕?2001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地区的雨燕仅存3000只左右。

  然而,在半个世纪前,这个问题还很难回答,漫天飞舞的雨燕与古老的北京城“血脉相融”,难分彼此。1965年6月,著名鸟类学家郑光美沿着紫禁城的护城河骑车慢行,一路发现了近400只雨燕。1966年,北京师范大学鸟类专家赵欣如还在西四北四条读小学,他清楚地记得,校舍周围生活着数百只雨燕,不时就会错飞进教室。在老北京的记忆中,从天坛到太庙,从故宫到雍和宫,从北京的城楼、箭楼到颐和园的八方亭、东宫门,雨燕成群结队围绕着建筑飞翔,形成鲜活的古都风貌。

  “与能在地面啄食的家燕相比,北京雨燕属于天空。” 兼任中国鸟类学会副理事长的张正旺告诉记者,北京雨燕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空中度过。北京雨燕与家燕相比体型更大,翅膀窄而长,飞行时向后弯曲形似镰刀,每小时飞行速度可达110公里。

  “雨燕属于攀禽,它的四个趾都朝前长着,适合在悬崖峭壁、石洞上攀爬。”赵欣如介绍,这种特殊的结构,致使北京雨燕无法抓取树枝栖息或是在地面站立行走,只能依附于山体裸岩的缝隙和洞穴边缘,从高处向下俯冲的同时扇动翅膀才能升空。“正是这种独特的肢体结构与生存方式,让雨燕在长期演化的过程中选择了北京。”

  古老的北京城,在明成祖迁都后,先后建成了紫禁城、十王府、钟鼓楼、天坛等皇家建筑和数十座城楼、箭楼。这些高大建筑中的梁、檩、椽交错形成了一个挨一个的人造洞穴,不仅比野外的裸岩更加安全、舒适,而且有利于雨燕的集群繁殖。

  1870年,英国著名的博物学家罗伯特·斯温侯在北京采集到一只雨燕标本,将其拉丁学名命名为Apus apus pekinensis,意为普通雨燕北京亚种。“北京雨燕”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一直是北京中轴线上活着的文化,居住在高大的皇城中,用飞翔的视角见证着这座古城千百年来的沧桑巨变。

  消失的燕子

  谁也没有想到,陪伴北京城千百年的雨燕会在短短几十年内数量锐减,濒临消失。

  赵欣如说:“在长期的演化中,北京雨燕逐渐成为一种伴人的鸟,习惯于在人造的建筑物上造窝繁衍。”城市的发展变化成为影响北京雨燕生存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北京的城楼、庙宇、古塔等建筑所剩无几,原有巢址的消失,意味着长途跋涉、急需安顿的雨燕面临无处可去的境地。

  “北京雨燕无法找到适宜的巢址,是其数量锐减的深刻原因。”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副院长徐基良指出,出于文物保护目的,防止麻雀等鸟类的粪便腐蚀漆面和木材,许多古建筑都在斗拱的空隙前安装了防雀网,这也进一步压缩了北京雨燕的生存空间。

  “人们很难在野外找到雨燕的巢穴,城市是它们生命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闻丞表示,依托于城市繁衍生活的北京雨燕不同于其他野生动物,“并不是说城市占据了雨燕的生活空间,它们就可以退到深山老林里,它们退无可退。”

  食物资源的匮乏同样加速了北京雨燕数量的减少。过去的园林绿化多是以人的审美为中心,将许多原生的乔木灌木和草被,换成了四季常青的外来园林植物,铺上了单一草种的草坪,这种过于单一的园林绿化很难为鸟类提供充足的食物。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张劲硕告诉记者:“园林绿化的打药灭虫,也使雨燕的食物来源受到较大影响。”

  此外,城市快速的变化让北京雨燕有些措手不及,大量的景观照明影响和破坏了雨燕的夜间休息。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刘博直言:“亮度过高的光源会混淆雨燕的夜间视觉能力,诱使其飞出巢穴无法回巢。”

  重获关注的燕子

  雨燕的口裂宽大,一只雨燕每天能捕食近万只昆虫,对维护生态平衡起着重要作用。作为北京市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它们的存在对维持生物多样性的完整也有着重要意义。值得庆幸的是,这群机智又顽强的生物,在人们的关注和保护下,重新焕发了生机。

  今年7月,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和北京市宣武青少年科技馆联手启动了北京雨燕科学调查活动,此次调查显示,北京地区7月初雨燕数量约4000只。

  目前,正阳门、颐和园、雍和宫、天坛、历代帝王庙等地是为数不多几处可供雨燕繁殖的古建筑。雨燕也对这座古城难舍难分,开始在北京的新式建筑中拓展生存空间。近年来,人们惊喜地发现,从天宁寺桥、国贸桥的桥洞缝隙,到北京师范大学的主楼、北京大学的仿古屋顶,雨燕上下翻飞的矫捷身影再次出现。

  “每年我们都会在颐和园八方亭捕捉雨燕,详细测量、记录每只雨燕的体重、体长、喙长、翼长,随后戴上国际通用的、由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特制的金属鸟环。”中国观鸟会志愿者于方介绍,通过金属鸟环的不断回收,可以了解到雨燕的迁徙路线、生长状况和寿命,从而制定更加合理的保护措施。2007年,中国观鸟会在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和北京市鸟类环志站的指导下,于颐和园开展了首次雨燕环志工作,至今已有10个年头。“2002年第一次跟着爸爸在北戴河做环志,那年才7岁,凭着对鸟儿的喜爱,不知不觉就坚持到了现在。”于方的女儿于肖末告诉我们,许多同学都受她的影响成为雨燕的忠实粉丝。

  7月11日,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奥丹接到求助电话,有热心市民捡到了坠地的雨燕。“将雨燕接回后,我们发现这还是只雏鸟,每两个小时就要喂食一次,几乎离不开人。”奥丹就和其他四位同事轮流值班,昼夜不停地照顾这只雨燕。7月25日,小雨燕的体重和羽毛都达到了健康标准,被重新放归蓝天。

  “北京适合雨燕生存的建筑基本饱和,如果想发展其种群,就一定要给它们更多繁殖的场所。”张正旺建议,在公园湿地建设科学设计的雨燕塔,在现代化建筑外设置巢箱,进行人工招引,为北京雨燕提供更加广阔的生存空间。(周梦爽)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中国观鸟会的志愿者正在给北京雨燕安装光敏定位器。张为民摄/光明图片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飞翔中的北京雨燕。张瑜摄/光明图片


浏览量:3074
ITAG:
0人参与
昵称: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金秋植物园 处处皆美景

国庆、中秋“双节”将至,济南植物园里别具欧式园林风情的月季园中,上百种6万余株月...

红毛猩猩“耶诺”空降济南

看过《猩球崛起》的小伙伴一定记得电影中的红毛猩猩毛里斯,它外表憨厚呆萌,但极具睿...

俯瞰百花洲 青砖黛瓦别样美

  9月12日,济南秋高气爽,从空中俯瞰百花洲一带,青砖黛瓦,别样美丽。百花洲片...

济南动物园三胞胎虎宝宝与游客见面

9月6日,济南动物园三胞胎虎宝宝在妈妈的带领下走出产房首次与游客见面。三胞胎虎宝...

热闹悉尼附近 还藏着一处名为蓝山的神秘土地

  在澳洲,可以深入探索的精彩数不胜数,其中,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蓝山既是澳大利亚...

易烊千玺 小王子的丹麦之行发生了什么?

  从安徒生的故乡,北欧的童话王国,到泛滥成灾的“网红”生蚝宝宝,再到小王子易烊...